丁聰:學鋼琴這條路走得很“夢幻”(留學記)

2019-8-26

  “鋼琴是我的愛好,但我大學讀的是音樂教育,后竟然誤打誤撞考上了一所國外知名大學的鋼琴表演系。在讀本科時,我沒想到會去國外留學,在舞臺上彈奏鋼琴。”正在美國留學的丁聰說。

  留學3年,丁聰先考取了美國克利夫蘭音樂學院,成為鋼琴表演系的一名研究生。后來,他又考取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,成為鋼琴表演系的博士生。

  回想過去,丁聰覺得學鋼琴這條路走得很“夢幻”。

  一路追逐“鋼琴夢”

  丁聰的父親是手風琴老師,母親很愛唱歌,家里的音樂氛圍很濃。但丁聰從未將鋼琴作為去學習,小時候練琴也是全憑興趣,父母從未給過他壓力。丁聰的父親熱愛音樂,在丁聰的記憶中,小時候家里有一面墻擺滿了音樂DVD,書架上也都擺放著音樂類書籍。丁聰跟著父親,聽過很多場演奏家的音樂會。

  中學時期,丁聰仍是文化課學習,成績一直不錯,鋼琴只是他學習疲憊時的調劑。到了高三,丁聰卻改變了方向,愿意每天練8小時的琴。努力有了回報,在江蘇省藝術統考中,丁聰的成績很好,考上了南京師范大學音樂教育。

  在讀大學期間,丁聰投了不少精力到鋼琴上。大二時,丁聰的鋼琴演奏獲全系高分。后來,他又到上海音樂學院觀摩鋼琴考試,每月還去一次上海聽音樂會…… 在追逐鋼琴夢的路上,丁聰不斷努力。每逢上海的演出季開始,丁聰就在演出冊上標出鋼琴演奏會,買票去看。“正是在那時,我看到國外演奏家在舞臺上演奏,也在心中埋下出國留學的萌芽。”丁聰說。

  留學之路并不簡單

  當丁聰決定出國留學讀鋼琴類時,就開始著手申請。他根據所申報學校的要求準備曲子,發現并非只是簡單地把曲子彈順,手指不打結就可以,而是需要將很多細節和深層次的東西表達出來。這就需要丁聰對作品進行安排設計,以表達自己對音樂的思考和理解,這些準備工作十分耗費心力,他平均每天都要練琴6至7小時,有時會達到8小時。

  在準備作品集的同時,丁聰還需要為英語考試做準備。當時他的作息時間是每天早上8時起床,學習英語至中午12時吃中飯,飯后開始練琴,一直到晚上9時半琴房關門,晚10時回宿舍繼續學英語直到凌晨。經過努力奮戰,丁聰考上了夢想中的院校——克利夫蘭音樂學院。

  在國外留學時,語言是挑戰,理論課上,丁聰經常跟不上老師的講課進度。丁聰用錄音筆錄下講課內容,反復復習,堅持不懈,終于使得自己的成績突飛猛進。

  雖然學習壓力很大,但丁聰“痛并快樂著”。音樂學院資源豐富,經常舉辦高水平音樂會,丁聰也常去欣賞音樂家和樂團合作的演奏,令他對鋼琴演奏有了新的領悟。

  在丁聰做出繼續深造,決定申請博士的決定后,他付出了更多的努力,并承受了更大的壓力。“準備的過程很煎熬,幸運的是,在考場上彈奏的那次是我發揮好的一次。”丁聰回想起考學的日子,還能清晰地憶起當時的“忐忑”。

  對音樂有獨特的理解

  如今,丁聰有時會在國內一些高校舉辦音樂會,將自己對音樂的理解分享給學生。“有機會和大家分享我對音樂的看法,我很開心。”丁聰說。

  舉辦音樂會時,丁聰會用自己的視角理解音樂曲目,把作品中的文學成分提煉出來與觀眾分享,這種演奏效果獲得了觀眾的好評。“鋼琴演奏并非高高在上,而是把生活中的情緒用另一種語言表達出來。”丁聰說。

  丁聰對自己舉辦的音樂會要求很高。“大家看到鋼琴手在聚光燈下光鮮的樣子,但這都是臺下努力的結果。我會把自己關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里,不停地調試彈奏的音色,做好設計和安排,這樣才能在臺上呈現出好的彈奏效果。”丁聰說。

  音樂拉近了丁聰和父母的距離。“有一場在國內舉辦的音樂會,臺下一個朋友坐在我媽媽旁邊,他看見我媽媽雙手合十,眼里全是淚水,讓我特別感動。”丁聰說。

  “還有一次,我去廈門開音樂會,本來是打算自己去。但去之前,我爸跟我說‘能不能帶我去廈門,我還沒去過。我也想聽你彈奏,還想給你拍照’。雖然是很樸素的幾句話,但令我百感交集。小時候是父親帶著我,現在是我帶著父親。”丁聰動情地說。

  丁聰仍記得父親曾經對他說過的話:“兒子,你要是以后能和樂隊一起演奏,這是一件多帥的事情。”

  “我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越來越‘帥’的人,不辜負家人的期望。”丁聰說。

V-482.jpg


聯系我們,關注我們

CONTACT US

我們始終愿意靜下心聆聽您的聲音

0536-8539798

www.oncedoing.com

總部地址:福壽街與北海路交叉口往東300米路北
版權所有:山東和美樂器有限公司魯ICP備20000282號-1 營業執照信息公示

魯公網安備 37079002000116號